老婆说我们攒20年钱买的房没了,我碍情面不肯追债,1月后却赚15万

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脑洞大叔1妻子刘少芬进屋时,辜元正正在炒菜。辜元正没有听清楚,笑吟吟的答道:“菜马上就炒好了”。

老婆说我们攒20年钱买的房没了,我碍情面不肯追债,1月后却赚15万

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脑洞大叔

1

妻子刘少芬进屋时,辜元正正在炒菜。

“房子没了。”

她说罢便端着瓷缸直灌白开水。

辜元正没有听清楚,笑吟吟的答道:“菜马上就炒好了。”

黝黑的铁锅里,莲花白冒着热气,青白的叶片间不时闪出一两根黄褐色的油渣,散发出猪油的浓郁香味。

刘少芬抹了把嘴,愤怒地说道:“还炒啥子?我们的房子都没了!”

辜元正连忙问道:“你说什么?”

“我们被辜信良那个龟儿子骗了!”

去年年底,夫妻俩在辜信良开发的芋园小区订了一套房,按计划,明年开春便可以交房。

夫妻俩就在楼盘工地上干活儿,看着将来的居所一点点垒成高楼,他们比谁都开心。

但就在两周前,工地却全面停工了。工头说,公司资金暂时短缺,钢筋没法进场,估计两三天后可以重新开工,让大家等候通知。

可一个周过去了,辜元正仍没有接到通知。工地缺钱停工时常发生,而复工时间往往说不准。他当机立断,和妻子去了另外一个工地打零工。

然而,就在今天早上,辜元正却突然接到工友陈兴胜的电话,说得到可靠消息,辜信良欠下巨额债务“跑路”了。

“欠的两个月工资还没什么,要是我们买的房子得不到,损失就大了。“

所以,陈兴胜挨个儿打电话,号召集资买房的同乡们一起去找辜信良讨说法。

辜元正听完后,一口回绝了,他不相信辜信良会做出这种事来。

“第一幢楼都盖到2层了,还差4层楼就可以办预售证开卖了,他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跑路’?”

但刘少芬却满是狐疑,买房的钱可是20年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不能不小心。于是,她胡乱编了个理由,瞒着辜元正去看个究竟。

辜信良的办公室在售楼处里,刘少芬跟着陈兴胜他们赶过去,结果售楼处大门紧闭,除了一个看门的保安,便没有其他人了。

保安坐在塑料板凳上,边玩手机边说自己只是临时看管,其他的一无所知。

众人只得去找了工头,结果工头说他早就联系不上辜信良了。

“我比你们还急呐!我还有半年的账没结!”

众人又寻了辜信良家去,结果屋里没有人。众人更加笃定“辜信良欠了巨债跑路”的传闻。

“不可能!”

听完刘少芬叙述,辜元正仍旧不相信辜信良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这不仅仅因为辜信良是本村的小辈,更重要的是,辜信良是他一手从偏僻山村带出来,手把手教会泥瓦匠技术,又亲眼看着他从一个泥瓦工一步步成为包工头,又一步步爬上小开发商位置的。

辜元正拍拍胸脯说道:“我相信他的人品!”

刘少芬挖苦道:“他人都跑了,你还相信他的人品?”

“我马上打电话问他!”

辜元正边说边拨通了辜信良的电话,但手机已经关机了。

“不用打了!陈兴胜他们把手机都打烂了,也没联系上他。他跑了!”

手机关机、找不到人……当真跑了?辜元正心里生出了疑虑。

刘少芬哭丧着脸,说道:“要是钱拿不回来,这可怎么办呀!”

辜元正抽着闷烟,好久才说道:“我不相信信良是这种人。我去找他!”

2

第二天,辜元正便去了售楼处,售楼处的大门紧锁,连人影都没有一个。

工地上,修到2层半的残楼矗立在一片泥泞的工地上,寒风中显得格外萧瑟。

辜元正打听到辜信良的住处,便往城里赶。

辜信良住在城南的一个高档小区里,小区外面绿树成荫,就连围墙的栅栏也做成了欧式风格。

辜元正费了些功夫才过了小区保安那一关,可到了辜信良家,连敲几次门也没有人回应。透过猫眼,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他索性坐在楼道里等。等到中午12点,也不见人来,他便出去买了些馒头充饥,继续守在辜信良家门前。

一直守到晚上10点过,辜信良才带一身酒气回到家。

见是辜元正,辜信良愣了愣,问道:“叔,你怎么来了?”

辜元正疲惫的问道:“我就想问你一句,芋园的房会修下去吗?”

辜信良愣了愣,说道:“我们进屋说吧。”

辜元正透过门缝,瞥见里面豪华的装潢,又望了眼自己黄胶鞋上的泥巴,立即拒绝了。

“不用了,你给我一句准信就行。”

辜信良缓了缓,说道:“叔,资金确实有点困难。只不过……”

这时,他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只不过,资金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房子或许要等一年或者两年,甚至三年才能修完。”

辜元正一听愣了。

辜信良见状,连忙说道:“不过,房子一定会修好交给大家的。”

辜元正一听,咧开嘴笑了,说道:“我就说你不是那种没信用的人嘛。”

说罢转身走了。

到家后,辜元正和刘少芬说了经过,让她不要多想,房子迟早会有的。

“以现在不断上涨的房价,越往后赚得越多。”

刘少芬怒道:“赚个屁!你脑子进水了? 我们交了15万在他手里,两年三年得多少利息?这还不算我们多交的房租。”

刘少芬让辜元正把钱要回来。

辜元正答道:“人家现在有难,我们怎么能落井下石?”

“要回自己的钱,怎么叫落井下石了?”

辜元正生气了,说道:“你可别忘了,人家在工地上对我们的照顾。”

辜元正说的不错,辜信良一直照顾同乡,只要有工程一定带上他们,而且给的工钱比其他工地要高一些,还极少拖欠工资。

“总不能一直压着这么多钱吧?有这钱,都可以在老家修一幢两层的小洋房了……”

“别说了!”

辜元正打断她,说道:“我们就等信良的房子!”

刘少芬知道他的犟脾气,没有再说,只是哼了一声,一个侧身,把后背留给了他。

3

陈兴胜他们可不这样想。

他们听说辜元正见到了辜信良,便整天候在他家门口,结果好接连几天也没堵到他。

他们商量,既然房子的事情悬了,不如赶紧讨回这笔钱,再凑点钱,说不准还能在其他楼盘买一套。

于是,陈兴胜承了头,让每户购房的同乡凑份子钱,去请律师打官司。

辜元正说他相信辜信良,不愿意参加。但刘少芬瞒着他偷偷出了份子钱。

律师一听完他们的介绍,便直接指出这份购房合同没有法律效力。

原因很简单,当初辜信良和大家签合同时,没有房屋预售证,更别说在房管局备案登记了。

众人急了,问道:“钱还能拿回来吗?”

律师紧皱着眉头,答道:“几乎不可能。”

众人叹着气,都哭丧着脸。

这时,律师转过话头,说道:“但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

绕来绕去,就是说要增加报酬才能行。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众人只得答应提高报酬。

律师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

说完在律师事务所的经过,刘少芬哭丧着脸,直埋怨辜元正:“当初让你回老家修房,你不干。你非得要在城里买房,当什么城里人。如今落得这个下场,你安逸了?”

辜元正要反驳,可话卡在喉咙里发出个哑声,便咽了下去。

因为在城里买房的事情,确实是他的决定。

妻子一直想回老家修房,她觉得城里人不好相处,而且老家天大地大,住着舒服,还不用多花钱。

“地里随便拾掇几下,饭菜就有了。哪像在城里,连喝口水都要钱。”

但辜元正和她的想法完全相反,自从20年前进城打工开始,他便一直梦想着在城里买房,当城里人。

但每次眼看着攒的钱差不多够买房了,结果房价又上涨了。攒的钱一直和房价总差那么一点。

去年,好机会终于来了。

辜信良开发的芋园小区,因为资金缺乏,开始在同乡里吸纳资金。一套70多个平方的两室一厅,只要15万块钱。

辜信良强调,由于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没拿到手,他只能和大家签定意向性合同,写明是70多个平方两室一厅的房子,无法标注在哪层哪套。而且,还不能把合同公开出去,一来这种亏本买卖只针对跟着他打工的同乡;二来担心住建部门知道后会罚款。

城里70多个平方的房子已经卖到了20多万,现在便宜5万多就能买到,众人自然十分积极。

众人拿积蓄的拿积蓄,借钱的借钱,一下子在辜信良手里买了27套房子。辜元正好说歹说,也说动刘小芬拿出积蓄买了房。

但谁也没有料到,结果会变成这样。

有律师的介入,事情很快便有了进展。法庭按照惯例,在开庭前请来了当事双方,希望通过协商解决。

辜信良终于露了面,他坐在法院的协调室里一言不发。他的代理律师说明了公司资金困难的情况,并希望大家能够看在同乡的份儿上,再给辜信良一点时间,等筹集到资金,马上就把房修完交给大家。

但陈兴胜他们拒绝了,众人嚷嚷着“退房,退钱!”

辜信良显然没有料到众人会翻脸不认人,他责问道:“你们都不相信我了?你们可别忘了,当初是谁带着你们挣钱的!”

众人一听立即沉默了。

陈兴胜见状,连忙说道:“相信你?你最缺钱的时候,我们把血汗钱全给了你,你现在却整出烂尾楼来,让我们怎么相信你?”

这似乎戳中了辜信良的痛点,他解释道:“我这不是资金困难吗?”

陈兴胜站了起来,指着辜信良的鼻子喝道:“你有房有车,还比我们困难?!还钱!”

众人立即跟着叫嚷起来:“还钱!”

法院工作人员连忙制止众人,要文明协调。

等众人安静下来,辜信良冷哼一声,脸色冷峻的说道:“既然你们忘恩负义,那就别管我无情无义了!”

众人一听,以为钱要落空。没想到,辜信良竟然转头对律师说道:“算算我该还他们多少钱?算好就还他们。”

律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想要制止他:“辜总,这是在法院,协商过程全程记录在案,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算账!”

辜信良打断他的话,转头指着众人说道:“我他妈就是砸锅卖铁也还给你们!”

律师当即和众人协商退款的事宜。

众人要求退还所有钱,包括这一年多的利息。辜信良答应下来,但他提一个条件,让众人把之前签订的意向购房合同全部交回来。

众人没想到辜信良会如此爽快,心里多少有些疑窦,但想着钱和利息都能到手,便也没再多想。

当天下午,众人退还了合同,辜信良也把款项如数打给了他们。

当然,除了辜元正。

辜元正得知刘少芬参与告状后,非常生气,不准她拿合同去退钱。俩口子为此还大闹了一场。

把其他人的钱款退完后,辜信良专程找到辜元正,问他愿不愿意退款。

“如果愿意的话,我还可以多给1万块钱。就当是我的诚意金。“

刘少芬听得眼都红了,直拉辜元正的衣角,让他答应下来。

辜元正撇开她的手,说道:“不用了。你现在这么困难,我怎么做得出这种事情来?”

辜信良满脸疑惑,问为什么?

辜元正说道:“自打我带你出来的那一天起,我就相信你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

辜信良听罢,突然苦笑起来,眼睛有些红润。仿佛像要掩饰,他猛地撇过头去,欲言又止,最后却什么也没有说,便走了。

4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在赔付完所有款项后的第三天,芋园小区竟然重新开工了!

可这一次,工头却没有通知包括辜元正在内的任何一个同乡复工。

也难怪,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任谁也会寒心。

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芋园小区的房价。

芋园小区在一个月后,取得了预售证开始售房。小区70多个方的两室一厅,原来估值20多万,现在竟然涨到了30多万,还供不应求!

刘少芬听说后开心极了,直赞扬辜元正的选择正确,一个月多赚了15万。

但辜元正却高兴不起来,他似乎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我们被骗了!”

这天下午,陈兴胜找到辜元正,说这一切都是辜信良设的局。

原来,一个月前,城西新拍的土地价格再创新高,地面价都达到了4千。而无独有偶的是,就在一周前,县里的二套房首付突然降到了3成。

这时,又有官员在采访时说出了“我县的房价环比仍处在低位,房价至少要上涨50%才能与现行的GDP相匹配”的论调。

这些讯息,无疑给县城的房地产市场打了一剂强劲的肾上腺素。

“房价还要暴涨”“入股市不如入房市”“刚需不能再等了”“买到就是赚”等等消息充斥着县城的各种媒体和朋友圈。

许多人都抱着钱等着买房,根本不管什么房型和位置。

陈兴胜说,他们一周前退掉的26套房,至少让辜信良多赚了400多万!

“我不相信。”

辜元正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你们在人家困难的时候落井下石,现在房价涨了,又说人家的不是了。”

陈兴胜激动的说道:“那你说辜信良怎么早不缺钱晚不缺钱,刚好在快拿到预售证前就缺钱了?”

这刺中了辜元正心中的疑虑。

陈兴胜接着说道:“谁不知道他在房管局有内线?他肯定提前知道房价要暴涨,所以才设下这个局,让手下的马仔专程告诉我们,他欠巨债跑路的假消息,最后一步步引导我们去退房。”

陈兴胜让辜元正拿出购房合同,再请律师去讨要说法。

“即使要不回房子,怎么也得让他再出点血!”

辜元正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才不干这种缺德事。”

陈兴胜不想放弃,不停游说。但无论他怎么说,辜元正始终不同意把合同拿出来。因为他始终不相信,辜信良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最后,陈兴胜怒了,说道:“你以为他还和我们一样吗?他现在只认钱不认人,不再是以前那个辜三儿了!”

说罢扬长而去。

望着陈兴胜远去的背影,辜元正胸中仿佛堵了个硬核,梗着心里特别不舒服。他决定去找辜信良问个明白。

好容易穿过人满为患的售楼处,辜元正在总经理办公室里见到了辜信良。

听辜元正说完后,辜信良点燃了一枝烟,说道:“他说的全是真的。”

辜元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责问道:“你为什么这样做?”

辜信良把身子撑起来,笑着说道:“是他们逼着我要退房的,我有什么办法?谁叫他们不相信我啊?”

辜元正痛惜地说道:“你真不是当年的那个信良了。”

辜信良手拿镀金打火机不停敲着桌面,说道:“叔,当年什么的,都是过眼云烟,只有钱才他妈是真的!”

“我真没有想到,你为了钱会变成这样。”

辜信良冷哼了一声,盯着辜元正的双眼,冷笑道:“你要不是为了钱,就退掉这套房啊。只要你愿意退,我马上给你25万!”

辜元正愣住了,他没有料到辜信良会对他说出这种话来。他气得指着辜信良的鼻子,却一句话也说不出话来。

辜信良没有理他,一转身,双脚靠在侧面的小茶几上,整个人躺在老板椅里。

“要退房,随时来找我!”

辜元正气得转身走了。

回家后,辜元正把经过说完,提出要马上退房回老家修房。

没想到,却遭到了刘少芬的反对。

“我不是不同意卖,而是要等房子到手后再卖。到时候一倒手可以再赚5万多!”

辜元正没想到妻子也变成了这样,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话来。

刘少芬显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在一旁计算起来:“修房、装修、打场坝(水泥硬化院坝),20万应该能弄完,剩下的钱可以买家具……”

当晚,辜元正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想不通辜信良、工友们,还有妻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也不停反问自己,留在城里成为辜信良一样的人,是不是最好的选择。

天边很快泛起了微光,辜元正终于想透彻了。

他推醒妻子,说道:“我们不等了,今天就退钱回老家。”(作品名:《一套房》,作者:脑洞大叔。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精彩故事。

"老婆说我们攒20年钱买的房没了,我碍情面不肯追债,1月后却赚15万"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