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上小孩儿无故被害,他脖子上一串伤口牙印暴露凶手身份

五十四岁的瘦仙姑,头发开始有了花白颜色,眼神也不太好使了,以前上街赶集一天到晚也气定神闲,现在半天下来就腰酸背痛。

镇上小孩儿无故被害,他脖子上一串伤口牙印暴露凶手身份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小勺

1

瘦仙姑其实一点也不瘦。

她身材不高,却有一百六十多斤。

五十四岁的瘦仙姑,头发开始有了花白颜色,眼神也不太好使了,以前上街赶集一天到晚也气定神闲,现在半天下来就腰酸背痛。

老了老了。瘦仙姑现在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嘴里说着老了,可她的精气神一点也不显老,该赶的集照样赶,该念的咒照样念,该驱的邪照样驱,该算的命照样算——仙姑嘛,本来就是驱邪算命的。

指算阴阳,眼窥天机,字研命数,签问祸福,算命这个行当,哪朝哪代也没缺过。圣人炙龟甲以断天理,高士观人气而判命途,真正的阴阳术数是一门艰涩高深的学问,其中至理繁如星辰浩若渊海,但真正精通的人少之又少。

祈灵请神在上古时候是堂堂皇皇的正道术法。

当有妖邪作祟,巫师以五谷牺牲大设祭祀,供奉上天,再以巫法秘术架起桥梁,沟通神灵,发大宏愿请动神明显圣,暂时获得部分神通法力,借此镇压邪魔,守卫人道。这是古时圣人典籍之中都有记载的。

可瘦仙姑哪会什么阴阳术数和上祈之法。

她每次出摊算命,靠的无非是察言观色、旁敲侧击,再加上她能说会道,平日里又时时留心搜集小道消息,有人算命时皱着眉头掐着手诀模棱两可地诌上一通,大多数时候都能把人唬住。

至于请神上身,瘦仙姑就有几分真本领了。什么本领?演戏的本领!

帮人作法驱邪或是访阴问事,就得做好大忙一场的准备。

首先,做法之前要歪鼻斜眼手舞足蹈地跳上一通,还得边跳边喊,又哭又笑,鼻涕眼泪都得下来。这可是个体力活,每做完一次法仙姑奶奶可都要从主人家抱走一只老母鸡补身子的。跳完叫完,瘦仙姑就会颓然坐地口吐白沫,翻着白眼替“鬼神”开口说话。

事先放嘴里发沫的药粉味道可不好,所以仙姑奶奶收取一笔不菲的劳金那也是合情合理。

至于被阴邪缠身的病人能不能好,那就不是仙姑奶奶要考虑的了。能好算他运气旺,好不了的话就是这阴邪恶鬼太过凶狠,仙姑奶奶也拿不下来。

瘦仙姑年轻时确实是很瘦的。她嫁过来没多久就死了男人,也没孩子,某天不知得了什么“天机”,说自己是天上星辰下凡,就开始干起了算命驱邪的行当。每到赶集日就背个小板凳到街边坐下,直到日下西山才回家。

二三十年里,她也误打误撞做成了好几笔关键的生意,于是这块招牌越擦越亮,到今日已经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半仙了。“瘦仙姑”这个名号则是在她还瘦的时候打响的。

远近闻名的瘦仙姑靠着一张巧嘴在这小槐镇上左右逢源,虽谈不上富裕,但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瘦仙姑今天心情很不好,因为镇上来了两个赶尸人,抢了她的生意。

2

张问溪心中充满疑惑——最近这僵尸出现的频率也太高了些。从启程到现在才半个多月,他们就已经遇到了两次。而且这两次僵尸出没之地还不是以往的乱葬岗古坟地之类,都是生人聚居活气旺盛的村镇。这会不会是某种不祥的征兆?难道这天下真的将迎来人道崩塌百鬼并起的乱世?

想到这里,张问溪向徒弟望了一眼。李大壮同样一脸茫然,眼中满是困惑之色。

此刻,师徒两人身处小槐镇上乡长家中,端坐在中堂之内,被镇上一干有头有脸的人物奉为上宾。

清晨他们行至镇外,把尸体安置好后进镇打算找地方歇息,还没来得及吃饭就被乡长请到了家里。

两人俱是道装打扮,身上又带了诸多法器,而张问溪更是一派仙风道骨的高人气度,也无怪乡长一眼就认定了他们。

请赶尸匠帮忙做法,却又不是要送骨归乡,那自然就是有僵尸作乱了。所以张问溪料到了乡长请自己所为何事,也有了那样的疑惑,什么时候僵尸变得大白菜一般随处可见了?

随后,乡长又让人把镇上有地位有名望的人都请了过来,然后讲起了事情始末。

大约在半个月前,镇上的禽畜开始莫名死亡。不管是人家自养来吃的鸡鸭,还是酒楼饭馆里待宰的猪羊,甚至是车马行里的骡马,死掉的禽畜无一例外都是喉咙被咬,吸干了血液。

若是仅仅如此也说明不了什么,有凶恶野兽闯进镇中也不是没有可能。可就在十来天前,镇南小菜街尾王寡妇的独子被害,这便让整个小槐镇都陷入了恐慌。

那小孩的尸体是在镇外荒地上被发现的,跟那些牲畜一样,他的喉咙被咬,血被吸干。见此惨状,王寡妇当场昏倒,醒来后就疯了。小孩脖子上的一串伤口牙印、尸体旁杂乱的成人脚印还有打更的半夜在大街上不经意间见到的人影,这一切都指向一个事实:有僵尸作乱。

发生了这等惨祸,自然要把那僵尸诛灭,于是大伙集资请动了瘦仙姑出马。

瘦仙姑也不愧是瘦仙姑,掐指一算就算出了僵尸的藏身之地,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带领镇上青壮找到了那孽障。

据亲历那晚之事的人回忆,那僵尸身形魁梧,力大如牛,更可怕的是行动敏捷,还带着刀,发现它的时候它正躲在一片密林之中,抱着一只羊羔吸食鲜血。

僵尸行动灵活还会用刀,这倒是个稀罕事。若此事不虚,那孽障只怕是个开了灵智通晓人事的高阶僵尸。可转念一想,一头高阶僵尸又怎么会看得上猪羊的血?这便让人难以理解了。

张问溪也只是稍稍思索,就接着听镇民讲述。

当时众人发现僵尸,一干青壮男子都畏畏缩缩不敢靠前,唯有瘦仙姑,面不改色,稳立当场,左手拈起香巾遥遥一指,吐气开声:“兀那孽障,你可知已犯下滔天大罪,今日你家仙姑奶奶到此,任你三头六臂也是插翅难飞!还不快快束手就擒,敢说半个不字,管教你灰飞烟灭永不超生!”

张问溪听得皱起了眉头,李大壮在旁边早已乐不可支。

这是除害呢还是说书呢?难不成这仙姑竟是个威风堂堂的将军?

后面的情节也无非是那僵尸负隅顽抗还想伤人,但架不住瘦仙姑法力无边,轻松出手将其击伤。不过也只是击伤打跑,那一次连同之后的两三次,每当僵尸作乱,瘦仙姑都及时到场及时出手,可一次也没有把那僵尸抓住或是彻底击杀。

瘦仙姑出手后再没有人被僵尸害死,不过这一来二去总是没法彻底解决这个祸患,镇上的人就生出了再请高人一同出手的念头——仙姑奶奶是厉害,可多个帮手总没坏处不是?

所以张问溪师徒才一进镇子就被请到了这里。

……

“乡长,这算怎么回事?!”这边刚把事情始末讲完,门外突然传来一个怒气冲冲的女声。

点击此处看本篇故事第二节精彩内容

"镇上小孩儿无故被害,他脖子上一串伤口牙印暴露凶手身份"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