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房降低了生育率?

最近网上有一篇雄文《公寓楼住宅楼:欧洲东亚生育率的第一杀手》,广征博引,试图证明居住条件对生育率的影响。

最近网上有一篇雄文《公寓楼住宅楼:欧洲东亚生育率的第一杀手》,广征博引,试图证明居住条件对生育率的影响。对此很多人颇不以为然,拿出“高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予以反驳。住公寓降低了生育率,真的如此吗?

楼房降低了生育率?

图 | 视觉中国

在欧洲,人口老龄化最为严重的是德国和南欧的西班牙、意大利等国家,而法国和英国工作人口却能保持稳定。欧洲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法国是全欧范围内生育率最高的国家,平均生育率为1.92。德国生育率就要低得多,为1.59,虽然和欧洲邻国相比不算太高,却是德国自1973年以来的最高纪录,其中很大程度应当归因于移民潮,来自外国家庭的新生儿占到全部数量的近四分之一。不难想见移民浩浩荡荡奔赴德国之前该国的生育率之低。

在全欧范围内,平均生育率为1.6,南欧天主教国家虽反对堕胎,生育率却普遍低于平均水平,西班牙和意大利两国生育率仅为1.34,排在欧洲末尾。此时若找出各国居民住房的情况加以比较,会发现公寓与平房的比例与生育率有着很强的相关性,比如德国人天性追求自由、不愿一生背负房贷,一半以上的德国人终身租房居住,德国的房子也多是公寓楼,西班牙和意大利也是超过50%的人住在公寓楼里。住公寓并不意味着居住面积就小于平房或别墅,法国的人均住房面积并不比德国、意大利大。这里可以排除“多一间居室多一个孩子”的生活经验。

当然,德国人不愿意生育,你可以解释为追逐自由独立的民族性格、移民偏少等原因,但当地政府刻意保障居住的政策,也很可能“无心插柳”了。德国政府把“住有所居”看作国民的基本权利,建设了大量保障性房屋,租客享有多种制度保障,国民中一大半都住在公寓里。发达国家,工业化后居民们从乡村走向了城市,就有了楼居或墅居的多种选择,选择住在楼上,孩子自由活动的场地就远了一些,楼上楼下的噪音干扰的顾忌也会多得多,改造房屋几乎不可能。甚至作为人的天性,离开了土地,不接地气了,养育的愿望也可能降低了。

楼房降低了生育率?

《冬冬的假期》剧照

为排除移民因素对生育率的影响,我们再来看一看对移民比较排斥的东亚的情况。东亚国家和地区,新加坡和我国香港都是城市形态的存在,这里绝少独立住宅,居民基本住在高层公寓里。1984年后的多年中,我国香港的生育率曾经多年跑输日本、新加坡、韩国及我国台湾。不过,近年来位次有所上升,根据《中情局世界概况》,全球224个国家或地区中,香港的出生率排行倒数第四,平均每名妇女生育1.19个孩子,新加坡则是全球出生率最低,仅为0.83。

相对而言,以少子化闻名的日本出生率为1.41,超过韩国的1.26和我国台湾的1.13。东亚文明圈的生育率全球垫底,这是文化社会学需要探讨的问题,这里只就居住环境做一些对比,在日本,战后重建中为解决住房紧缺,政府鼓励“一户建”式的独立住宅的建设,虽占地不足百平米,日本家庭也要建设两层的小“别墅”,规划上不免杂乱,空间逼仄,可就是这样的简陋独栋,却支撑起超过“东亚四小龙”的生育率。

楼房降低了生育率?

《步履不停》剧照

举例至此,不可回避的是“高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这个早有定评的推理。在英国,房屋价值每上涨1万英镑,有房一族的生育率便会增加3.8%,而没房的租客生育率则要下降4.4%,很多国家都是如此。可考虑到公寓多的地区往往土地紧张房价高昂,日本的“一户建”带来的高生育率就尤其难能可贵。

而德国的房价几十年一贯制,新加坡则用公屋保障了七八成居民的住房需求,那里的居民从来不会为买不起房子而担忧,可两个国家却是它们所属文化圈里生育率最低的,这就更凸显了居住形态对生育意愿的影响。

居住在公寓,免除了风吹日晒雨淋之苦,不再和杂草屋漏积水斗争,却也和生命中很多原始的乐趣失之交臂,养育孩子是否就是其中之一种呢?

(本文原载《三联生活周刊》2019年11期)

大家都在看

楼房降低了生育率?楼房降低了生育率?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上图,一键下单【讲述东北】

楼房降低了生育率?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周刊书店,购买更多好书。

"楼房降低了生育率?"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